相见难的句子 [相见难]
位置: 首页 >简历模板 > 自我鉴定 > 文章内容

相见难的句子 [相见难]

2019-05-13 16:42:32 投稿作者: 点击:

  刘德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。女儿出世,妻子是难产。妻子皮肤过敏,吃不了麻醉。硬硬地把孩子生下来,之后昏死过去。刘德发誓不再让妻子生育。安心把一个女孩养大。刘德暗暗说“我们不要数量,我们要的是质量。”就像地里的小麦一样,地少麦子稀的人家往往高产。

  刘德的母亲是乡下的老太太,和刘德一块在医院里等着媳妇生孩子,还有刘德的丈母娘一家人也在焦急地等待。医生在产房高唱是个千金的时候,老太太脸色变了变。大家没有人注意她在干什么。一会所有的人都涌进病房去了。在给产妇抢救、输液的时候,刘德抱着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,哭了。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,这是一个奇怪的小肉体。那么小,不能抱,只能托着。皱巴巴的皮肤,鼓突突的眼球,因为难产变了形的尖突突的小头。这是个多么奇怪让人无限怜爱的小东西。

  妻子是个生命力顽强的女人,给一点雨水就能泛出绿色。输液不到两瓶,苍白的脸色就恢复了正常。孩子躺在身边,她静静地看着,心思涌得很远很远。这时候,刘德母亲走过来,对亲家母说,“孩子她姥,俺家地里豆子还没收来,我回去收豆子了。”亲家母立马把脸拉下来了,“你们都有事,就我没有事?”亲家母是教师,是请假来的。刘德母亲遭到抢白,颤颤地走了。老太太一边走一边回想从前,从小二子他们结婚,我就在求啊,求啊 ……怎么还是一个丫头?是他们办事前得那一周,我没去做礼拜?得罪了主,这些年我可从没缺过?……老太太回到家已经黑透了,老头子在灶房里烧稀饭,火花在锅底跳跃,老两口心里拔凉拔凉地……()

  刘德给他们可爱的女儿起了一个美好的名字畅畅,希望她长大做什么事都畅通,无阻碍,更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心情舒畅的童年。名字寄托着大人的希望。刘德的母亲也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婷婷。一讲出来,就被刘德否决了,刘德说:“停什么停哎,反正我们又不生了。”母亲怅怅地走了。媳妇在月子里,她没有再来。

  刘德和妻子都是普通工人,这几年工人的地位每况日下。名义上江山是“工农”打下来的,工农的地位最高。但太平岁月,这类人群永远处于社会的底层。只有一个孩子,畅畅倒也没有受过什么物质上的短缺。过着“山中无甲子,寒尽不知年”的无忧无虑。没有奶奶家的关爱,孩子也没觉得缺了什么,性格依然活泼。外公外婆怜她,把更多得爱给了她,外公成天把她背在背上。外公个头那么大,畅畅老是担心,头被门框挂住,把头尽量缩的和外公的头平齐。

  外公在畅畅6岁时得了脑溢血,渐渐失去了记忆。看到每一个人都是笑嘻嘻地,反复说着:“我的孩子好啊?”畅畅拉着外公的手,小手拉大手,这个给她双重慈爱的大手渐渐失去知觉了,畅畅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脆弱的无奈。外公说过,“大畅,快长大,当医生,俺们老了,给我们治病哈?”  在 病后六个春秋后,外公去逝了。畅畅初中了。

  豆子又熟了,麦子正在收割。

  刘德的妻子发觉身子沉沉的,老是瞌睡,月经超了一周没有来。“该不是怀孕了吧?”心里疑惑着,是悲是喜,各有参半。刘德说,“这么些年都不要了,有了也不要了。你那身体,上次把我吓死了。”妻听出了丈夫心声,爱活在心上,不受谁的决定改变方向……  没有什么委屈,没有什么艰难过不去,只要这个世界还有爱。

  在周末,在刘德的陪同下,妻决定做人流。超声波里显示了两个生命的痕迹。一个已经发育成熟,一个只有微弱的声音。医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,老花镜下面眨巴着智慧的小眼睛,商量似地说“两个来,留着吧,双胞胎不容易啊!有好多人想要都没有……你们年龄也不大。”刘德和妻都犹豫了。妻说“我们回去考虑考虑吧。”两人缓缓地走出医院,街道上的人流匆匆,没有表情地流到各个角落去了。下午的阳光白的有些赤眼,刘德的脸庞有一些泛红。谁也没有说话,心在无形中更近了。这些年,刘德的母亲不停的在耳边聒噪:“谁谁家偷生了孙子……”“邻居说我累那么狠干嘛?又没有孙子 ……”留着,两个人的工作是最大的问题。刘德十八岁参加工作,工作二十二年了,妻子工龄也二十多年了。政策上还没有允许生二胎。如果像周围邻居那样,偷生,也未尝不可,可是生活会更加艰难。畅畅要上大学,刚买的房子还要按揭。这几年公务员在加工作,工人的工资就像细雨打个地皮子湿一样,形式上涨了点,比起飞升的物价、房价,那点钱羞得要躲进鼠洞里了。在工厂加班,刘德还有腰肌劳损的病根。

这些现实的东西一来,所有的豪情万丈都消失在无声无息中……

  回到娘家,教师身份的母亲第一个反对生下来。

她是实心实意地考虑到生活的问题。“刘德啊,生下来,怎么养活。把畅畅供养出来,你们两个都健健康康不就好了么?”。妻子的大姐也就一个孩子,在外地工作,两口身边空荡荡地,总觉得少了 什么, 大姐慢慢地说“就是生活苦了点,要着也不是不可以,关键刘德的甲亢可有遗传。要咨询好医生。”大姐夫就坚决反对生下来,他生硬地说“生下来怎么养活?大家可以帮你一时,但是帮急不帮穷?如果老是指望别人,人家也会着急的。大家都靠工资吃饭。”妻子的二姐夫妻都是教师,上学期单位刚双开一对偷生孩子的夫妇。男的还是小学副校长。他们把偷生孩子看得很严重,不主张生下来 ……

  夫妇俩走在回家的路上,妻试探着说“还是别要了,可好?有了两个小的,畅畅就荒废了,还要躲躲藏藏的 。”“还是回家问问俺妈吧?”刘德郁郁地说。

  刘德父母就住在城边,城市不断扩大,地皮增值。农民也学精了,连天加夜造房。乡里有土地所,监控着不准盖房。一届又一届领导,没有人能管住。原因很多,主要的是一些潜规则。所以中国的官员那么吃香,就是有油水可捞。中国的官不在当得大小,就看你在哪个位置。最清水的衙门就是人大政协。别小看土地所。中国是农民大国,城市不断扩大。一家盖房,有的可以五六千搞定,有的则上万。一个村子盖房,油水就可以买起一部车。一个乡镇有多少村子属于土地所。正走了,喇叭声打破了两人沉默。中学的同学老五,开着一辆小福特,停了下来。刘德在心里嘀咕:“原来这屌孩穷的叮当响,这几年在舅舅单位打工,买起了小车了?”老五,甩来一颗中华给刘德,赔笑问“上哪去?带一截路?”刘德对老五还是心有感激的。上次大哥在农村盖房,土地所不让盖。因为大哥死板,没有买土地所所长老舅卖的水泥板。老五出面请了所长和所长老舅,并分别塞了四条软中华。然后也高价买了所长老舅的水泥板。搞得几大欢喜,房子盖得比任何一家都顺利。有一家花了两万了房子还没盖起来。比起来,老五还是很神通的。老五对刘德也很有义气,刘德会水电工,人也憨厚,修个水管什么的,随叫随到。人就那么回事,图的就是互相实惠。刘德一手接住烟,一手拜拜说  ,“不要啦,我们就是出来溜达,锻炼身体。”车嘟嘟开走了。

  老太太听说媳妇怀孕了,满心欢喜,冲着儿子诉说:“你们不知道吖,我是天天求主,求主给我们添个孙子,我死都闭眼了。”声泪俱下地,让听者一片嘘唏。老公公在旁边说话了:“生,生,没有工作了,你去养活?现在抓得那么紧。抓住就是双开。”老太婆不吭声了,过了半刻才低声下气地说,“你们想好,我老了,也管不了这么多了,我也没精力给你们领孩子了。”小姑和姑子姐都赞成生下来。大姑子姐的丈夫在煤矿下井子,被搅进了煤机,煤矿赔了二十来万,儿子安排上了班,寡居已经两年了。她说“你生下来,我给你领,就说是我讨的孩子。”小姑是农民,也无所谓,说:“我给你领着就是了,我吃什么他吃什么,怕什么?你看看村里可有没男孩的了?哪个不偷生?”

  刘德的大嫂自始自终没有开口。这些年,老大家就有这样的打算,小二没男孩,丫头大了,还不是人家人么,将来老刘的这些家产还不是孙子小顺子的。老刘家就这么一个孙子了。

一听说刘德家里怀孕了,心里痒痒的,急急的,这些年的算盘在水里融了,化了……满心凄凉。

  夜阑人静,刘德趴在妻子的肚子上,听着两个小生命的呼吸。一张一合地,或许那只是潜意识地,在心里和他们对着话。

  “爸爸,妈妈,我来了,让我看看你吧?”

  “孩子,两个傻孩子,你们不该来啊。你们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  “为什么呢,我们没有错啊,我多想看看这个世界。我想晒晒太阳,我想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玩?到处都是危险,黑着呢。"

  “我想出去,再大的危险也不怕……”

  刘德无言以对,忽然之间,胸中充满了对自己的堕落与无能的怨愆。假如我是个大老板,假如我是个包工头,假如……我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, 两个可怜的傻孩子。

  那夜,刘德做了一个梦,在青青的麦田梗上, 两个小男孩手拉手,唱着歌,向他走来。他张开两臂,想去拥抱他们。他们停止了歌声,眼睛陌生地望着他。那黑乎乎的眼球里充满了一种什么东西。是饥饿的人看到食物的希冀,是荒漠的骆驼看到了绿洲 ……不是,都不是啊,刘德渴念的是这样的眼神……那是他的儿子啊。他们的眼神没有一丝惊喜。是的,死一般的冷漠,冷漠地让人心疼的目光。刘德拼命想把他们拦在怀里,梦醒了。

  第二天,刘德带妻子去做了人流,流出来的是两个胎囊,一个圆的,一个长的。医生说,是一对龙凤胎。

  刘德喃喃地说“两个傻孩子,两个傻孩子……”

  有些人错过了,就不再了……

猜你喜欢
公证书
  • 悔过书
    悔过书

    有时只是静静的坐,静静的看,没有了写的欲望,那些飘忽而过的心言...

  • 意向书
    意向书

    勤俭节约是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优良传统,我们要牢记勤俭节约的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