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有盲人同车】车正恩盲人总裁

【有盲人同车】车正恩盲人总裁

2019-05-13 16:42:31 投稿作者: 点击:

  对面有个瘦小的女人,尖尖的下巴,小巧的鼻翼,身材苗条,白皙皮肤。给人很清爽的感觉。

  一个小伙子走过来,对了一下车位号,“95号?我的位置在这?”

  瘦女人说 “你去找我们的位置坐吧?我们眼不好使。”小伙子没去找她的位子,可能是不好意思。

  我才注意到她的旁边还有一位眼珠泛白的男人。我好奇的是瘦女人眼珠乌黑,透着精明,不似盲人。

  一个皮肤乌黑的,头发发白的老女人走过来,大包小包的, 对着车票,反复嘀咕着,“这是我的位子吖,你们哪个坐错了?”

  瘦女人捅了一下男人,说“刚才我就叫你不要换,你看人家都来找位子了,我们还是到我们的地方去?”

  我在心里埋怨那个老女人,人家盲人找个位子不容易,咋呼啥咋呼。

  两盲人迅速转移东西,两个蛇皮袋子,满满的,还有一个扁担。可能是挑着什么东西。大约他们知道自己的位子。等我再注意时,他们已经坐好了。我有些疑惑,两个盲人如何找到座位的,盲人乘车应该不要票吧?潜意识里这些人是可怜的一族。(m.meiwen.orG)

  “哎,对过也是盲人,来来,两位,我们换换位子好吗?让我们几个盲人坐在一块?哎呦,今天真巧了!”

  我正在想着这么漫长的旅途怎么打发呢?  王中说,她老公每次坐火车,都要没完没了地给她发短信息,因为旅途太寂寞。我不喜欢给谁发短信。一阵喧哗声打断我的思路。又是一对盲人?我站起来观看。

  那个胖女人还在兴奋着,鼓动着身边的男人,“走,我们到那边坐,有两个盲人在那边,今天真巧合了?”身边的男人带着黑墨镜,看不见眼珠,好像也是个盲人。他们正在拾掇东西,好像已经讲妥了换位子。

  “你们也是盲人?哎呀,今天真是有缘啊?”胖女人大声呼啦着,好像周围没有人似的。对过的盲男笑歪了嘴,眼珠一翻一翻,乌白的眼球赤裸裸地,有点瘆人。盲男愉快地表示赞同。我在琢磨,盲人or瞎子。  记得小时大人就跟我说,见到眼睛不好使的,别说人家瞎子,瞎子听见了要打人的。也巧,邻村就有一个瞎子,有一次一个小孩喊他瞎子,被他拿个木棍撵着打,还骂着小孩。所以我一听,胖女人问,你也是盲人,心里就捏着一把汗来。

  那个瘦女人很健谈。他们在大声地谈着。

  火车咕咚咕咚地跑着,这是一列老式的,没有空调的车厢,噪音很大。他们都唯恐对方听不见,吧嗓门提的高高的。

  老女人问“你们会算命吗?”

  瘦女人说“我们不会算,你们会算吧?”

  “我不会,他会,”指着身边戴墨镜的老男人。

  “你们要到哪去啊?”胖女人问。

  “我们到芜湖……”

  “噢,我们到池州,我们是武汉的……”

  火车咕咚咕咚地响,淹没了她们的声音。使我暗暗生恨。我注意到一个很好玩的细节。盲男人在瘦女人肩头轻轻地揉捏了几下。我以为是他们在打情骂俏,身体语言 。

  “你手艺很好,帮我捏捏颈椎,可好?”胖女人问,我才焕然大悟,暗暗惊叹胖女人的眼力。

  盲男腼腆地笑笑,捅了一下瘦女人,“她按的好子来!”

  胖女人从包里找出一袋干酥馍馍饼,硬硬地塞给瘦女人,“你吃你吃,别客气!你看,我们都是盲人,你看,这就是缘分。”我注意到胖女人不是盲人。

  盲男拿起一块馍馍饼,咬了一口,在手里翻来调去,好像能看见似的,白眼珠一翻一翻地,脸上堆满了笑。

  瘦女人走到胖女人身边,帮胖女人理了一下头发,就下手了。

  胖女人小声说了一句“手艺真不错!”

  瘦女人笑笑,按了下去,一只手搭在后颈中央,向一边抚摸下去……

  大约一刻钟,胖女人,“小妹,谢谢 了,怪累的,歇歇 吧!”

  上帝收回了你身上的某一件东西,会还给你另一件更有意义的东西。我忽然更深刻理解了这句话。眼睛是心灵的窗口,没有眼睛的人,反而把心灵之窗敞开的更加明亮。我们这些目光如炬的人看到的是什么呢,思索的又是什么呢?我们把心灵之窗关闭了,久久的……

  有个老妇人上厕所,带个一周大的小孩,把孩子交给我,说,“麻烦大姐帮我看着。”我心里一阵害怕,心里埋怨这个老人,火车上是多危险啊!前不久在车站上演的一幕幕活生生的拐骗小孩的事件,骗子先和小孩混熟,瞧准时机抢过孩子,说孩子是她们的。还有拐骗妇女的,说该妇女是我的老婆,别人以为是夫妻吵架。让骗子一一得手。想想这些,我不再敢带孩子上火车。老妇人上过厕所,我把孩子交给她。没有感谢,也没有嘱咐。我能对她说什么呢?话语是多余的,我们渐渐把心灵关闭了,是我们自行封闭了。

  我遥目整个车厢,打盹的,玩手机的,听歌的,眼瞪着无目的涣散的……人与人之间是冷漠的、生疏的。

 什么是人近天涯远,说的是心和心之间。就是这种陌生感。有人说,现在城里没有邻里关系。我的母亲就过不惯城里生活,家家关门闭户,她说“来城里,住着急人。在农村,吃一顿饭都可以窜几家门子。”在火车上,大家睁着眼睛,把心灵之窗遮蔽了。

  “你们今年多大了?”胖女人问。

  “我81年的,他66年的。”瘦女人说。

  “那你们是什么关系啊?”胖女人好奇了。作为报答他们的回答似的,补充说“我50了,你大哥55了,我俩都比你们大。”

  “她是我老婆。”盲男笑着望着瘦女人说,好像他能看到妻子的矫巧的脸。

  “哦,那你可倒大巧了。你看小妹多俊!”胖女人惊呼着,车厢里的人看到他们那么兴高采烈,都侧目笑笑。他们旁若无人地笑着、谈着。

  讲到缘分,瘦男人说,“你看,我们要到芜湖,你们要到池州。我老家蚌埠,你老家武汉。我们见到了,又讲的那么好,你看这就是缘分。”盲男掰着手,一一诉说。几个盲人开会似的热闹着。车厢里其他的人,寂寞着打着盹。还有一周岁的孩子偶尔哭闹两声,剩下的是静寂的,无聊地吃东西声……

  胖女人的烟卷在嘴里柔化了,她说“她的吸烟史,30多年了。”戴墨镜的盲男说,“她的烟瘾比我的还大."

  胖女人不断把烟给对过的盲男.烟是低廉的那种红三环 。他们,聊到抽烟史、聊到童年、聊到什么时候变成了盲人……听着听着,我的心也柔化在那种暖暖的气氛里。

  戴墨镜的说,“我原来不是盲人,我是十几岁玩溜球……”说着他们都大笑起来。胖女人拿出一张名片,递给瘦女人说“你们有机会到武汉玩,就打我这电话,我带你们出去玩哈。”瘦女人把名片放在眼珠下一点,仔细看着。从这个动作我猜测她还没有完全瞎。瘦女人很奇怪说,“你们还有个公司来?”

  ……

  火车过长江了,四个人同时把目光望得很远很远。盲男说,“我们快要下车了,你们一路走好哇。”

  “我们还会见面的。”

  火车进站了,停了下来,他们的友谊散漫了车厢,盲男说,“再见了,老大哥,老大姐!”

  “再见,再见……”胖女人和戴墨镜的同时说着。

  火车停了,瘦女人拎着包,盲男挑着担,一手搭在瘦女人的肩上。瘦女人忽然笑了,凑在盲男的耳根嫣然地说“他们两个也是二婚……”

猜你喜欢
公证书
  • 悔过书
    悔过书

    有时只是静静的坐,静静的看,没有了写的欲望,那些飘忽而过的心言...

  • 意向书
    意向书

    勤俭节约是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优良传统,我们要牢记勤俭节约的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