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的歌献给慈爱的天父 父爱如歌——献给我的老父
位置: 首页 >信函 > 慰问信 > 文章内容

最好的歌献给慈爱的天父 父爱如歌——献给我的老父

2019-05-13 16:41:45 投稿作者: 点击:

  父亲打电话过来,“下课了吗?这些天也没有一点音讯?”我申辩的理由很无力“我忙,快考试了” ,这几天心中涌满浮躁。我知道家乡在插着秧苗,父母佝偻着身子在水田里深深浅浅地劳作 ;我知道他们已经六十多,身体大不如从前。可是我依然在忙着自己的事。母亲在旁边低声说“长途,少说几句。”我还是听到了,父亲说:“秧插完了,你安心学习!”。我无语凝噎,泪水在眼窝里打转。

  过了三十岁,才从心里发现了父母的衰老。我健壮、魁梧的父亲曾经老是把我高高地顶在头上。时间流着流着,他们忽然缩了、矮了、两鬓斑白了……他们已渐渐老去。为了给儿女减轻负担,依然自食其力,在田里辛勤地耕耘。

  小学毕业,我以全乡第一考取了重点中学,父亲高兴地一晚上喃喃自语,“俺家的丫头将来有出息,将来砸锅卖铁也供养你。”父亲没有过多的言语。他一辈子把体力全部注进我们家的土地。

  父亲是个耿直, 但顽固脑筋的人。家乡东临几千平米的城北湖,早在八十年代被祖父和村人合包,祖父发了小小的财,成了村里最早的万元户。祖父七个孩子,父亲老大,沾不了祖父的光。后来把承包权转给父亲。十几年的养鱼生涯,我们家没有一条渔网。在县城开鱼行的亲戚,还唠叨父亲“怎么人家天天卖鱼?”父亲有他简单的理由,“大搞、大敲,搞不好,偷偷摸摸也发不了财。”九十年代,市场开放,经济蓬勃了人心 ,更催生了欲望。于是拿着合作的资金买官鬻爵,垫着别人的背脊往上攀爬的人在私人企业里已是屡见不鲜。一个厂矿倒闭了,会富裕一部分人,这是真理。父亲越来不合事宜。年年空忙一场。找人打鱼、半夜三更起床卖鱼。捕鱼在一年中最冷的天,那时死鱼不会腥臭,而且接近年关,市场比较活跃。父亲穿着硬硬的塑料胶衣在冰冷的湖水里就是一天。我常常在寒冬的夜半醒来,看见父亲胡子上结了冰碴,在灯下母亲用肥皂水帮父亲脱退胶衣。()

  九八年流行一首歌曲《相约1998》,那年的夏季大哥触电死去,和不可知的神秘永远地相约1998去了。父亲正背着农药桶下地,天气炎热,三十七八摄氏度高温,大哥顶着白毛巾,对父亲说“看你一辈子操心……”后来父亲说,那天早晨喂鱼,有一群水鹰(家乡一种水鸟)在船头扑腾,猛然飞向远方,掀起的水浪在船头滴答……父亲说,当时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兆, 兵子(大哥的名)死前顶的白毛巾是给我们戴孝……父亲从来没流过泪,我只知道父亲每个清明节都要给大哥棚一次坟。

  父亲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,别人都说我父亲不讲究,我知道,上班第一次拿了工资给父亲做的羽绒服,父亲穿了整整一冬。还记得我上初二那年,一个下着小雨的中午,我吃过饭在教室又看了一会书,才回到宿舍。父亲已经站在门口,头毛黏在额头,腿脚沾满黄土泥巴,一双胶鞋皱皱巴巴,他说:“在学校大门等了你两个多小时,你到哪去了?” 我四顾无人,心里想着幸亏没有在大门口看见他,要是同学看到他,穿的那么破,多尴尬。写着写着,我的泪水流满脸庞。我真应该揍自己一巴掌啊……

  有些人,不要等到消失在人海,你才真正懂得爱。真的,失去了,永远就不再。每次,我回家乡,再也听不到大哥欢欣鼓舞地呼唤:“小妹回来咯……”

  父亲把他的心愿注进他自己修打得鱼塘,那个占地十几亩的鱼塘是他一锨一锨,一车一车修筑的。他说,“趁现在能使得出力气,等使不出力气的时候,你想打鱼池也不行了。” 母亲说父亲一辈子就知道卖力气。哎……我该说什么,共和国的同龄人!你的两个哥哥在跃进年饿死,你也走路摇摇摆摆,至今村里老人都喊你的绰号“大肚子”,那是水肿啊,在那个生命最贱的年月,你活过来的……

  父亲老了,父亲没有文化,但是他把一种坚韧的耐力传输给我,在我心中定格。我想我没有什么能报答父亲,我只希望能凭着对家乡土地的一种深情,对我那已经逝去的和渐渐逝去的父老的一种挚爱,不断为家乡写出朴素的歌。

  感谢父亲,父爱如歌……温暖我的泪光和今夜的我……

  11、6、22张娟于芜湖

猜你喜欢
公证书
  • 悔过书
    悔过书

    有时只是静静的坐,静静的看,没有了写的欲望,那些飘忽而过的心言...

  • 意向书
    意向书

    勤俭节约是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优良传统,我们要牢记勤俭节约的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