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(小小说)萧炎】萧炎
位置: 首页 >报告文档 > 社会实践报告 > 文章内容

【(小小说)萧炎】萧炎

2019-05-13 16:41:54 投稿作者: 点击:

  萧炎,行走在人群里,普普通通,普通的就像清晨的露珠,蒸发了,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。

露珠的内涵只有花儿、草儿知晓。她的内涵只有我们知晓。

  她家有六只凤,她在妈妈的肚子里,就能听到父亲心灵的呼唤。“儿子、儿子……”她迟疑地、忧郁地诞生了,她知道自己是个罪人,她知道都是她的错,她没有满足父母的愿望。

爸妈对不起了,她只有在心底说。

  没有迎接新生命的欢欣和热烈,更没有爸妈的笑脸相迎。冰冷的房间、 阴沉的脸……幼小的生命一出生就体验了一颗下沉、下沉到荒原的心 。怪谁?妈妈为了她,东躲西藏,餐风露宿。父亲陪着她,抛弃了田园和家乡……九个足月啊!

  父母没有把她抱在怀里亲热,二婶就把她抱给了别人。她看到了笑脸盈盈。哦,这个世界还有这等善意的脸庞!她满足了,乖巧地睡着了。可是因为她对牛奶的敏感,她在饿的只剩一张肚皮的时候又被送到父母的身旁。她舍不得啊!她看到的第一张笑脸,给了她无数温存和梦想。只是婴儿的她,像个包袱 ,抱给谁就抱给谁了。(m.meiwen.orG)

  四岁了,炊烟四起的黄昏,父亲拖着妈妈,再一次要东躲西藏,妈妈又怀了孩子。她站在村头的草垛上,“妈妈,妈妈,我也去,我在家饿啊!”…… 父母没有回头,消失在苍茫的幕后。小手抹着鼻涕和眼泪,大姐的棉袄、棉裤穿过一茬一茬,轮到她,棉花已经结成了硬块。刚才哭的时候出了汗,现在又冷又饿,浑身瑟瑟……比她大四岁的表哥照顾她们几个。那是怎样的情景?时光是记忆的温床,童年的悲催慢慢淡去,回忆也不再如歌如泣。她谈谈地说,表哥也不会烧饭,盛馍的匾子经常小姐妹们被扒个底朝天。

  妈妈又生了两个妹妹,再也没有怀孕。

  这样的家庭背景,没有把她的个性塑造的忧郁、苍白。

也许和命运做斗争,她从来不悲天悯人。七八岁就学会了做饭。下地捉蝗虫,下河抓鱼虾,丢在火里烧烤。扯麦穗,偷地瓜,常常齿角留香。有一次上树掏鸟窝,啪,一个枯枝断了,她摔倒在地,昏迷过去。好久,好久,爬起来就像打了个盹。还有那次在河边芦苇丛里捡鸟蛋,和一个叫小燕子的女孩抢,芦苇刮破了胳膊,她用泥巴覆着,鲜血把泥巴浸透直淌。回家姐姐拿烧酒浇……身上的疤痕是献给童年的祭礼 。

  也许这种童年的野性, 沉淀到少女气质里,使她缺失了女性的温存;
还是没有爱的环境,使她更加懂得照顾自己?总之,在许多女孩都有过爱史、恨史的日子里。她连男性朋友都没有。这是一种缺失还是幸运。谁说她的经历贫乏?谁说她的爱情缺失?远远地在娘胎里,她就品味了女人就是生殖工具的艰辛。或许那也是一种爱的表达。爱一个男人,就给他生一大堆孩子,然后用心血慢慢把孩子浇灌长大。她或许理解了母亲,或许什么也不懂。

  大学她上了计算机系,一直是班长,以优异成绩毕业。考编又以总分第一的优势录取。也许这样的结局最好,结婚、生子,过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平静。从娘胎里就有的那种骨子里的忧郁和抱负,总像一把火焰在胸口灼灼燃烧。她想用手中的笔写下自己的心,她想用文笔记写下祖辈父辈的愚昧和艰辛……她跨科考文,考上我们大学文学院的硕士研究生。

  大学是搞学术,而不是搞创作的地方,这多少让她失望。但她很快适应了,她真幸运遇到很好的导师。导师说,在某个领域潜心待十年,十年后肯定会出成就。她沉溺于古今中外的文论中,十年啊!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光。沈从文说,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。”沈从文遇到了,那是一种福。萧炎呢?她的圈子毕竟太窄了,她只有图书馆和宿舍。

茫茫人海中,你在哪里?

  我想起大学的马哲老师,那时他潜心于尼采研究,别人给他介绍对象,他总是一拖再拖,最后女方失去了耐心。后来他的思想超前,反而找不到能直言交心的女人了。每个黄昏孤独地散步在学校的林荫道上,修长的身影在路灯下斑斓。还记得那个故事,尼采回到家,母亲哭诉着指责他,你写那些东西干嘛?尼采说,我是写给自己看的。尼采最终是孤独的人。“高处不胜寒”啊!刚开始,室友都很操心萧炎,让她出去结交朋友,别那么沉迷于学术 。可是那是一种爱,我做文学的情人吧!萧炎说,在她的怀抱里,让我舒服地死去。

  久了,大家也释然了。谁说文学在走向边缘?文学活在爱人的心里,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的心里。既然爱了,就一如既往。

  我本来想把下面的诗题赠萧炎,现在我不赠了。我知道,她宁愿错过无数次星光灿烂,也要把“肉体裹进沉闷的茧”,因为有一天,她会破蛹而出。假如是一粒沙, 即使一场风暴,沉入海底,也不会老是背运,老是碰到鱼鳖虾蟹,那儿有最美的珊瑚和矿场。

  我祝福萧炎一路走好,在文学的殿堂里寻到自己的情郎。

  别错过星光

  ——题赠萧炎

  是自己

  把肉体裹进沉闷的茧

  在厚厚的屏障里

  心真的会安眠?

  就像海滩寂寞沙子的眼

  是盈满来一场风暴

  带人茫茫海域的渴望?

  还是愿意遗忘在春江花月夜的

  诗行?

  你说

  沉入观赏鱼的缸底

  在鱼的婚床上雕塑梦想

  如果那样啊,我说

  将会永远错过星光

  (我为什么要写萧炎带着忧郁、带着赎罪的心理来到世界,这儿有一个真实的故事。我坐火车回家,和一位大妈攀谈。说到她的女儿偷生了一个小女孩,他们希望是儿子。我就随口说“现在B超很先进,三四个月就能照出男女。”她说“做了B超,四个月的时候,小女孩胖胖的脸,俊极了。妈妈舍不得了,就留了下来。”那个大妈很健谈,她说,“小女孩好像自己是多余的,从小就非常懂事,把她放在乡下奶奶家,爸妈走了,也不哭。平时在家,给姐姐买的东西她从来不争。她知道自己是多余的”……回到家,我上网搜啊,四个月真的能看出女孩丑俊和胖瘦?没有结果。但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我,我的心里有着某种难受。孩子最是无辜的,萧炎姐妹6人,妈妈为了生个儿子,受过很多的磨难。我就设想了她的出生心理,但愿不要伤害了她!)

猜你喜欢
公证书
  • 悔过书
    悔过书

    有时只是静静的坐,静静的看,没有了写的欲望,那些飘忽而过的心言...

  • 意向书
    意向书

    勤俭节约是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优良传统,我们要牢记勤俭节约的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