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的心 [那些痛烙在父母的心头]
位置: 首页 >党团范文 > 入党转正申请书 > 文章内容

父母的心 [那些痛烙在父母的心头]

2019-05-13 16:41:46 投稿作者: 点击:

  在我心里,久久地,最想写的是我的表哥报子,一位牺牲在老山猫耳洞的普通烈士 。可是这些年我不敢动笔,一是因为那时我的年龄小,再则我的笔锋不成熟,我害怕失去心中的美好。是的,有些记忆需要在心中温软、融化,然后当某一个时刻来轻 轻敲门。

舅舅一家没有豪言壮语, 都是普普通通的平常百姓。因为表哥牺牲时候很年轻,对普通百姓来讲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灾难。痛永远烙在父母的心里。

  舅舅家是渔民,祖上为躲避灾祸从山东驾渔船漂来。是的,后来政策好了,渔民上岸,划了宅基地,分了土地。在城北湖边,那个长满芦苇,水鸟漫天飞的湖边。报子度过了他的幸福童年。在渔船上、在家乡的土地上,都留下了他或深或浅的脚印。

院子里那棵栀子花,是报子蹒跚学步时栽下,每年的五月,都会开满一树鲜花,清香飘满村庄。

  表哥在奔赴越南自卫反击战的途中,给舅舅写了一封信。等舅舅知道的时候,他已经在自卫反击战的战场。“报子, 你是拿命赌啊!”舅舅那时已经50多岁,因为渔民从小就在水中长大,风湿、腰疼几种病在折磨着他。在病痛之外的是一种夜不能寐的牵挂。不识字的他天天趴在电视机旁,密切地关注着战场的变化,收复了哪座哪座山头,击退了几次几次进攻。他望眼欲穿地是儿子能在电视上露一个镜头。可是没有啊……儿子只是一个小小的班长。(m.Meiwen.org)

  电报来到家乡,舅舅正在菜园浇灌。拿着那张简单的纸条,心下沉下沉……天黑了……舅舅坐在菜园旁的草垛旁,眼睛望着前方。他站在渔船上,岸上威风凛凛走来一位军人,爸爸……远远向他呼唤。他正把鱼舀伸进鱼栅栏 ……慌忙丢下鱼舀,把小船撑到湖岸。报子回来了,报子回来了……报子的身影消失在明亮的光圈……泪水在他密密麻麻的皱纹里弯弯曲曲蔓延、蔓延……他头顶的毛早已开始脱落,老茧的手筋骨凸爆,在额头搓擦着,把眼睛盖上……家里还有三位老人,他不能倒,不能倒啊!

  舅妈听到噩耗,敦胖的身躯瘫软在客桌的拐角,嘴里喃喃地喊着:“报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报子……你在哪里…?”她的神志有些不清,渐渐声音低沉,没有回音。表姐赶忙呼唤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“呜呜……”一院哭声……院子里那棵一人高的栀子花,一片雪白,开的异常茂盛。爸妈,儿生前不能给您二老戴孝了……夜风把这些遗愿轻轻传送,在花的馨香里, 什么是真?什么是幻?繁华与喧闹背后一切都会归于寂寥、死灰……夜静静的,诡秘的,把某种不可知的神秘留给那些思念的人。多希望这一切是梦境。

  还有那个美丽的女人,表哥未婚的妻。那是表哥最后的牵挂,在写给领导自愿书后,他就给父母写了一份家书,如果他牺牲在战场,希望父母把照顾政策留给农村的未婚妻。

  政府安排了盛大的烈士家属迎骨灰活动。全县的主要领导,电台,各小学的优秀少先队员,敲锣打鼓……鲜花锦簇、红旗招展、地毯血艳……盛大的庆典,迎接英雄的归来。这是古老中国的习俗,生也庆典,死也庆典,无论英雄和庶子。回来的是报子尸骨不全的骨灰盒。

  表哥是班长,在猫儿洞里负责运水,水源在敌人的控制之下,通往水源的路上埋了密密麻麻的炸弹。他们在猫儿洞已经五天五夜没有喝水,为了保持水分,他和几个战友尽量避免说话。尿水也已经喝完,没有人再能排出尿液。报子是个热血青年,他怎么让战友活活渴死在猫儿洞,男人宁愿在战场殉国……他背起水桶,又一次要钻出去。被淮南来的战友老乡拉住,报子,我们一块去。他们钻出山洞,在转过一个秃山头,报子走在前面,山路崎岖,忽然报子滑了一跤,战友想拉他,轰隆……一声刺耳的巨响,战友被震得摔倒在地,他爬起来赶忙找报子,报子躺在一片石子碎片中,四周坑坑洼洼一片碎片,血在报子的军衣里流出来……报子的下身很轻很轻,没有疼痛……战友吓呆了,报子的两条腿炸断,血肉混合着石灰血迹斑斑…… 两个越南兵鬼鬼祟祟慢慢向这边靠拢。战友来不及多想,背起报子就要返回。“放下我,放下我……”啪啪……一梭子子弹,越南兵传来一阵阵怪声。他们中了弹。“我…… ……”报子的血肉模糊的眼慢慢闭上了,家乡在眼前清晰了,清清的湖水在脚趾间流淌,一排排水鸟踅过水面, 向芦苇丛的巢穴飞去,妈妈爸爸……还有亲爱的姥姥、奶奶……未婚妻灿烂的脸……“回家、回家……”战友听见了他的话,“我们回家,我们这就回家了。”没有哭泣,没有眼泪,战争是残酷的,泪水也是一种能源,留着,变成炮火,留给敌人。

  表哥残缺的骨灰,和归来的战友的骨灰一起被安置在南山的烈士陵园,成了英雄,冠上了为国捐躯的荣光。他安静地躺在家乡的土地上,可是那最有灵性,最有活力,支撑躯体的血液咕咕流尽在越南猫儿洞的洞旁。

  舅舅实现了表哥的遗愿,在政府安排照顾烈属的时候,把名额给了他的未婚妻。女孩哭着说,“报子走了,你们还是我的老人……”

  那时舅舅还剩五个孩子,都没有工作。照顾烈士家属,舅舅和舅妈有了户口,也搬到了城里。舅舅人老了,背也驼了。

政府换新领导时,都会来慰问。舅舅也会在电视上讲几句电视台给编好的话,“感谢党,感谢政府的关怀……”,朴实却也热情澎湃,就像表哥报子写得家书那样:

  __报烈士家信(原信)

  敬爱的父母、哥哥、妹妹亲人们:
祝你们岁岁平安,事事如意,一切都好!

  父母亲,这次下来休息20多天后,接上级命令,要拿下166高地,连队抽10个人组成行动突击队(333夜猫别动队),人员都是各连抽的,主要以党员为骨干组成的,在5月1日前完成任务。昨日到偏麻观察,地形险要,这次去以炸、偷袭为主,来取得战斗的胜利。在此战斗中危险比较大,每人都准备了死。所以,今日给你们留下几句遗言。…… 明天(5月24日)“八一”电影制片厂来给我们拍电影,专门以我们的这次行动人物为主要镜头(名叫《幸福在哪里?》)。

父母亲,你们上封来信说,现在叫干什么就干什么,不能后退不能缩。我坚决地牢记你们的教导,现在是党考验的时候到了,也是为党流血牺牲的时候,我决不退半步,宁愿前进一步死,也不后退半步生!我为祖国的尊严、人民的利益,“四化”的建设献身而感到光荣、高兴、自豪。你们养育我19年,来到部队受了党的培养和教育3年,作为一个共产党员,这时是关键之时,胜利之时,我应理直气壮挺身而出,保卫祖国的每寸领土,保卫“四化”建设和人民的幸福、美满的生活,我死也是甘心情愿的。有战争、必然会有流血牺牲。

  父母亲,儿在您身边长到19岁,你们慈母的爱,无微不至的关怀,养育我这么多年,没有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,儿深感遗憾。遗憾的是不能在你们身边孝敬,没有享受到儿给你们的一点晚年幸福。

  尤其在你们生病之时,儿没能到身边给予一点精神安慰,就随部队来参战了。

  最后,祝家乡的亲人岁岁平安,万事如意! 再见吧!父母亲、哥哥、妹妹们。

  儿:报

  1985年4月23日

  读起来,依然催人泪下。

  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”“你不当兵,我不当兵,谁来保护妈?”说的唱的谁能说是错?战争掌握在少数人手里,那些霸权强权政治、企图在战争中获得好处的人,他们不需要子女去卖命。他们的子女或许还在花前月下、夜夜笙歌。一声声哀号划过淮河边得夜空,凄厉、悲催,听着动容,闻者泪湿衣衫……那是报子的妈妈,我亲爱的舅妈,一位白花苍苍的老人。报子牺牲后,精神一度失常,晚上偷偷溜到老潭坝( 我县枪毙犯人的地方)去痛哭一场。家人发现她没有了,不用去找第二个地方。谁也不明白,舅妈为什么偏偏执着于那个地方去哭!

  报子的未婚妻结婚了,也请了舅舅赴席。

  她没有再去报子的坟前,去了又能怎样,阴阳相隔,往事就是一个幻影,一点也不真实。

  报子的父亲在报子牺牲15年后,在安医大住院半个月,因为舍不得再花钱,回了家。一个夜晚忽然离去了,没有呻吟,走的很安详。报子牺牲后,老人没有睡过一个亮觉。三四点钟就失眠了……起来默默烧一壶水,四点多,拎个秤盘,拎瓶水给别人称鱼,一斤鱼提成2分钱 。老人一辈子自食其力,除了生病,没有休息一天。

  报子的照片依然年轻,穿着军装,帽子上红星闪闪,两眼凝视前方,好像在注视越来越老去的亲人。

  那时我还小,只能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  表哥回乡探亲,来我家道别,因为他就那么一个姑妈。那时我还小。农村小丫头 ,内敛而羞涩 ,吃饭的时候,不敢上桌子,当然农村来了客人,父母也不允许小孩子上桌子 的。母亲拿了一个碗,要去给我拨一点菜 。我悄悄说:“不要讲是给我吃的。”  我急切地等着母亲把菜端来,来客人了,有一顿美餐。“不讲给小娟吃,我就不知道给她吃了,哈哈……”表哥故意提高了嗓音,让我听见?是的,我听见了,而且这句话穿越了时间的隧道,在我耳边足足回响了26年。我记不得当时怎样的尴尬,也记不得怎样把饭菜咽下……随他来的还有他美丽的亲梅竹马的未婚妻。当我写到这些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,穿越时空的思念扑面而来。

  如今,报子住过的家乡老房已经摇摇欲倒,几多沧桑。院子里的那株栀子花也香消玉损,玉颜不知归于何处。人吧,经不起沧海桑田,四季轮回已经非常苦短。

  如今越南又在边界蠢蠢欲动,我们老百姓只想和平,渴求着平安!

  希望更多的人家一家团圆。

  亲人安息!

  张娟11、6、23于芜湖

  (那时我年龄小,这些都是大人说话留下的记忆的碎片 ,逝者已逝,生者珍惜,祝福我的亲人和珍爱和平的人。)

猜你喜欢
公证书
  • 悔过书
    悔过书

    有时只是静静的坐,静静的看,没有了写的欲望,那些飘忽而过的心言...

  • 意向书
    意向书

    勤俭节约是我们五千年文明古国的优良传统,我们要牢记勤俭节约的名...